心情随笔

但我明白每个人都会害怕

她用一个鼻音,柔和的声音责骂一个傻瓜,但跌倒在他的心里却是如此的痛苦。第二天,我告诉了阿昌阿成,他们...